除甲醛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多名法官头晕呕吐,法院新楼甲醛超标:用生命在开庭

  多名法官头晕呕吐,法院新楼甲醛超标:用生命在开庭

  2019年1月1日起,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正式启用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66号的新审判业务大楼。

  这是一栋颇具设计感的新大楼,配套齐全,强调了法治元素和人文关怀,细致到花费至少79.7万元来为法院工作人员提供健身设备,准备150万元预算来建设南门法文化石雕,准备130万元用于南门电动门和防撞液压柱,仅搬迁服务项目,预算就达到了218万元,充分体现了各级政府财政和群众对法院工作的重视和支持。

  然而,一位法官却对呦呦鹿鸣感叹:“鹿鸣君啊,我们是用生命在开庭……现在我要扛不住了。”这位法官当天就因头晕、呕吐等症状去医院就诊。

  多位法官自费购买了手持检测仪,结果显示:新审判大楼的室内空气甲醛、TVOC均超标了。这种检测,和专业公司上门检测当然有很大的区别,但已经可以说明一定问题,下图是两位法官向呦呦鹿鸣提供的自测结果图片:

  “用生命在开庭”的不仅是法官。广州中院官方网站显示,该院编制内干警五百余名,但是,法庭是社会裁判核心所在,它的影响,有一个很大的外围圈层。

  这个圈层有多大呢?1月17日,广州中院院长向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作的法院工作报告时透露:2018年,广州中院受理案件54853件,法官人均结案254件。我们据此预测,2019年,案件综述大概率将在5-6万件之间,一个案件的参与者,包括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法警、检察官、检察官助理、原告、被告、律师、证人、旁听人员,这意味着,与之相关,一个案件,开庭参与人数超过10,是常态,而开庭往往不止一次。所以,大略估计,一年下来,要到这栋大楼开展工作的人,不仅是本部500名左右工作人员,而是百万人次相关人员。

  广州市一位匿名检察官对呦呦鹿鸣说:“我去开庭,才开了20分钟,眼睛就流泪了,咽喉不舒服。开庭开得久的同事,感觉到头晕,恶心。其中有一个案件,原计划需要两天的开庭时间,才开了一天,法官和检察官就受不了了。”特别是在地下一楼的房间,无法通风,反应尤其明显。还有一位检察官被法官注意到脸上红得异常,不得不宣布休庭。

  呦呦鹿鸣得到的一份《关于近期开庭地点安排建议的函》说,希望法院把庭审地点改回老审判楼,“贵院新办公大楼审判庭目前依然有较明显的刺激性气味,引发咽喉不适、头晕等症状,且经部分干警使用甲醛检测仪检测,均以超标”:

  不过,以广州中院一年审案超过5万起的工作量,法庭安排是一环扣一环的,一天都耽搁不得,搬迁到新审判大楼后,要倒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于是,这些,前去新审判大楼开庭成了“很有仪式感”的工作:有的纷纷自费购买各种防甲醛神器,包括防毒面具式的口罩,有的就搬两盆绿萝到法庭,“知道没用,但可以自我安慰下。”下面两张图,是法官向呦呦鹿鸣提供的开庭现场照片,展现了百花齐放”战甲醛“的努力:



  过去一年,广州市中院成绩斐然:1、获评首届全国法院审判管理优秀业务单位,在全国法院审判执行工作会议上介绍经验;2、最高法院推广广州法院“送必达、执必果”工作经验;3、建成广州互联网法院;4、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司法透明度指数中,该院连续三年排名全国法院第一,并获评全国司法公开标杆法院;5、最高法院在市中院设立司法改革与创新研究实践(广州)基地。

  这样的成绩,对得起广州中院一贯的声名——“全国建院历史最长、干警人数最多的中级法院之一”。这很不容易,是法官们用人均年结案254件换来的。这个结案数是什么概念呢?2018年,法定工作日是232个,因此,广州中院的法官,平均每人每个工作日结案超过1个,坚持一年。呦呦鹿鸣是“每天一千字”的发起基地,深知每天坚持写作之困难,广州中院的在职法官以一天写一个判决书的写作速度工作,何况每个案子都涉及各方利益冲突,并非单纯写作,压力之大,工作之艰可想而知,裁判质量我们不好评判,“勤勉”是毋庸置疑的,不得不点赞。

  所以,仅仅对法官而言,各方都有责任提供一个至少是健康的法庭环境,更不用说,公检法司和当事人各方来法院,寻求的是正义,不是甲醛。

  那么,是上级机关不给预算,不关心大家身体健康吗?不是的。鹿鸣君找到了一份政府采购的公开资料:《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迁建审判业务大楼室内空气治理采购项目(CC2018-0036)》,财政准备了98万元预算,为广州中院采购室内空气治理服务:

  这个项目共有至少16家室内空气治理公司参与投标,整个流程都是规范的:

  所以,问题来了:预算是充裕的、上级是重视的、设计是漂亮的、招标过程是规范的,而且,在法院这样一个最讲规则、讲正义的地方,各方一定是保持高度谨慎和严谨态度的,但结果仍是刺鼻。

  一切都是最好的,为什么结果却是不好呢?

  从中标结果看,广州中院室内空气污染治理项目的中标单位是广州市奥因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中标金额是58.98万元,低于98万元的预算。该公司官网宣传说,奥因公司是2010年广州亚运会空气治理服务商,“已为上亿用户制造新鲜空气”,服务案例包括:华为松山湖、喜来登酒店、珠海金山软件园、保利天幕广场、汤臣一品;服务过的世界五百强品牌客户包括:华为、万达、唯品会、中国移动、百度、周大福、南方电网、中国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中国人寿、恒大地产、雅居乐、中海物业、顺丰、南方航空、美的等等。

  不明觉厉!

  从官网宣传资料看,该公司采用的是光触媒技术。这种技术怎么回事?就此,呦呦鹿鸣电话咨询了在北京的中国好空气专项公益基金理事长董震先生。

  “光触媒技术来自日本,先喷涂光催化剂,通过紫外光激发化学反应,将空气中的甲醛、苯系物等污染物分解。不过,在实践中,室内环境里往往并没有那么多紫外光,所以,一些使用光触媒技术的公司,完成作业后,知道第二天要来验收,晚上就拿紫光灯在房间里照一遍。第二天,客户请第三方来检测时,他再把紫外灯撤掉,但是,这件事不会告诉甲方客户,否则客户需要每天晚上都拿紫光灯照,就变复杂了。人体也不宜拿着紫外灯照嘛。更糟糕的是,市场上有一些打着光触媒旗号公司,连光触媒都不是,而是用工业除甲醛剂,这是以毒攻毒,那对人体是有明显伤害的。光触媒虽然是日本人发明的,但日本人在室内空气领域使用并不多,因为他们多是实木,而且精细惯了,所以,用胶很少,房屋里甲醛、苯系物污染挥发少,日本常见的小二层楼矮层房屋设计也便于阳光照射,光触媒也能起作用。日本顶级的光触媒专家到中国和我交流也是感叹:中国的室内环境太复杂了,这么大量的用胶,和日本的情形很不一样。”董震先生认为:目前市面上技术类型很多,但人是第一位的,如果明显感觉到刺激性异味,那么,不管花了多少钱,不管使用什么技术,都是不合格的。 “我们要感谢那些很敏感和挑剔的人,他们就像是上天派来的,是他们发现了污染,保护了房间里其他人的健康。”中国人的装修习惯与其他国家明显不同,室内空气污染具有独特性,只有中国企业基于行业现实去进行技术攻关,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广州一位政法干部透露说,中院审判大楼建好之后,空置了两年散味才搬进去。从公开资料看,羁押室墙面软包改造工程项目是在2017年9月1日成交的。空置两年的说法,可能有点夸张,但空置期肯定是有的。

  也许,从设计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审判大楼把大法庭设计在了不通风的负一楼,负一楼、一楼的法庭多为刑事审判所用,这大概是基于安全考虑,方便被告人从看守所押解过来时直接进法庭,不用进电梯。设计者大概没想到,还有另一个安全问题在等待着大家。

  一个房间产生污染,不外乎几个原因:设计、装修材料、家具、装修工程、空气治理,但不管如何,审判大楼的刺激性气味是客观存在的,它是如何在刺鼻的情况下通过验收的呢?

  正如呦呦鹿鸣在《员外郎王林清》一文中介绍的,政法系统目前正在进行员额制改革,强调法官、检察官的独立性与责任担负,不入员额的法官、检察官不能独立办案,入额的法官、检察官必须办案,即便是院长、检察长,也要办案。所以,我们相信,随着员额制和司法责任制得到有效推行,院长、检察长一定会到现场办案,他们终有一天会知道,现场的空气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说那么多建设法治社会的大道理,仅仅从室内空气污染问题上,当前的改革就是有益的。


注:本文由光触媒专家【空气达人www.chujiaquanjianche.com】整理,引用请注明来源!
分享阅读:
------分隔线----------------------------
产品中心
绵阳装修公司
关注官方网站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我们:
家事达人进口光触媒除甲醛新房装修急入住 绵阳除甲醛工商信息-新房装修急入住之绵阳甲醛检测
总部地址:四川省绵阳市桂园雅居四期一楼 绵阳空气达人甲醛检测与治理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8031348号-1